奸相?还是大宋最后的希望?剔除士大夫的抹黑说说南宋权臣贾似道

日博备用网址 奸相?还是大宋最后的希望?剔除士大夫的抹黑说说南宋权臣贾似道

  48f02469ddf34a9d896a061dd3c5ecfa.jpeg

  编者按: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所发的《都说宋朝提防武人,你知道他们有多提防带兵的文官吗?》当中,提到了贾似道的父亲贾涉。有读者就表示,对贾似道被抹黑这个问题很感兴趣。那么,贾似道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?

  关于被列入《宋史奸臣传》,又被后世戏剧、小说演绎为旷世大奸的南宋名相贾似道,网络上早有许多评价和讨论。著名宋史大家何忠礼先生一直不遗余力地为贾似道正名,也确实逐渐扭转了贾似道的形象。

  9fc47146d7224956874694022bda3da6.jpeg

  ▲美剧《马可波罗》中的贾似道

  贾似道之姐贾妃虽然一度被宋理宗宠幸,但在贾似道发迹时已经去世。贾似道的父亲贾涉更是很早就被朝中奸臣打压排挤致死。所以贾似道的发迹,实出于自己的努力。他早年在名帅孟珙帐下效力,被孟珙目为奇才,指定为接班人。后来担任边帅多年,终于在1259年的鄂州之战击退忽必烈之后,得以入朝为相。

  dae20da4366f4ff5a4dc14ee4c0d636d.jpeg

  鄂州之战进行得极为艰险。由于前期鄂州城防空虚,在蒙古人的猛攻下,阳逻堡防线一开始就被攻破,城防也破损严重。然而贾似道指挥众人环城作栅,一日而成,忽必烈久攻不下,进入冬天,乏粮少药,疫病丛生,进退两难之际,忽必烈便由衷感慨道:“我手下怎么没有如贾似道这样的奇才呢?”①

  0f5fa64d37c64e2a84fd70c291b366b1.jpeg

  ▲美剧《马可波罗》中的贾似道

  在鄂州无法打开局面后,蒙军又分兵攻掠四方。贾似道、孙虎臣以精兵700从鄂州突围到黄州,阻挡蒙军出击江西以及可能的沿江而下直取临安。途中,二人与蒙古军遭遇,贾似道感叹说“死矣,惜不光明俊伟耳”。贾似道并不怕死,在乎的只是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显得不“光明俊伟”。

  d354001710154039ab36a11f0f431e41.jpeg

  ▲令忽必烈心力交瘁的鄂州之战

  好在经过孙虎臣身先士卒的力战,以及贾似道在后边的指挥,终于击退了蒙军,成功在黄州组织防御。忽必烈无奈之下,打算撤军,但迂回到湖南的兀良合台部尚未返回,忽必烈只得派出一部兵力接应。②

  056230ddb1564e248f03c0bfb1104a68.jpeg

  ▲夏贵绕过忽必烈部的活动区域,截击兀良合台部

  贾似道虽然未能对军力庞大的忽必烈所部形成致命打击,但及时调回淮西夏贵,并派出刘整等人协同,在洞庭湖截击兀良合台。兀良合台惨败,兵力损失殆尽,几乎是仅以身免。此后,兀良合台被夺取了兵权,由自己的儿子阿术代替。③以此观之,鄂州之战,实是南宋对蒙古取得的少有大捷,不仅仅是守城胜利,更在野战中有效歼灭了数量可观的蒙古军。

  4c1fc273b3b54001a6eb8de8cb98aa10.jpeg

  战后,贾似道被召入朝,诛杀了著名奸臣丁大全,但也同时杀死了自己的政敌吴潜。而后贾似道进行了著名的公田法和打算法改革。对此,学者们争议不已。宋度宗上台时,朝廷账面口数仅剩1300万,虽然宋王朝只算男口,因此加倍计算,也不过2600万口。④

  5e55c45ee607454ead8291a63e134b20.jpeg

  ▲鄂州之战后的宋蒙对峙局势

  南宋王朝巅峰时有6000万人口。根据蒙古灭宋后统计江南民户,则蒙古屠杀和战乱导致的人口损失实在1000万以上,即便考虑到川蜀的一部分还没被蒙古人所占领,账面户口的锐减也很惊人。赵构南渡之后,采取了纵容豪强的国策,而号称明君的宋孝宗也并未进行匡正。南宋王朝治下除了大量圈占民户的地主豪强之外,还有拥有私军的土豪,典型如同贵州的播州杨氏、思州田氏。而在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两广也有许多小型土豪,直到明初才在朱元璋的铁腕下平定。在南宋前中期,土豪们会统计治下的户口,禀报朝廷,但实际收税时只象征性地交一部分。

  9ad8fa923126451a97869bf2a4678ad9.jpeg

  蒙哥侵宋导致的战乱,使得更多民户躲避兵祸而投靠土豪。土豪们亦通过支援南宋朝廷抗蒙,而索求更高的自主权,所以他们控制下的户口变得几乎完全不能统计,也不再纳税了。加上参与抗蒙作战的诸将们也借战功扩大势力,兼并土地,朝廷财政越发艰难(这也是贾似道实行打算法,清查众将账目的重要原因)。所以贾似道掌握中枢之后,改革救亡实是势在必行的事情,若不改革,灭亡更快。

  ca5089faa91a4c878df5890f5895f1c8.jpeg

  下面围绕贾似道晚年的公田法改革进行讨论。某些学者,如虞云国批评公田法,认为“公田法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财政危机,反而成为社会动荡的新源头”。其关键论据是公田法实施之后,南宋朝廷仍然在加印会子,引发通货膨胀,即纸币贬值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。⑤

  d565e27b43e24828955bec0288f3567a.jpeg

  ▲南宋会子

  然而,南渡之后,土地管理混乱,财政状况极为困难。之前南宋政府之所以大量增发纸币,主要用于和籴,即使用增发的纸币购买百姓手里的粮食。由于纸币贬值几近废纸,和籴实与强征等同。至于和籴的摊派也很不合理,“权势多田之家,和籴不容以加之”,重担主要落在贫弱户和中、小地主的头上。

  be187878e95544eda5b53213dd130a1e.jpeg

  贾似道实行公田法,继续增发纸币,则是为了收购豪强之家的土地,亦即改变从百姓手中强征粮食,为低价从豪强之家手中征发土地。其掠夺性质虽强,但负担从贫弱户和下户,转移到富有田产的豪强之家,这就是一个进步。又按虞云国的说法,公田上佃户的租税,比起豪强之家佣耕的租税更高。这个情况确然是严重。

  191b2905d88a4aaea02b78d23b81260b.jpeg

  ▲虞云国《细说宋朝》

  然而虞云国称【承佃户承受不了官田的层层盘剥,交不出高额租米,不少官田竟出现了抛荒现象】。这个不少是多少,虞云国先生又实在拿不出数据,也给不出翔实的考证,颇有张嘴就来的感觉。盖豪强之家为了留住佃农,往往会降低佃户的税米,以取得佃户的爱戴。自耕农由于租税繁重,便乐于出卖土地,投身豪强成为佃户,于是自耕农更少,国家财政更加困难,剩余的自耕农所承受的赋役就更加严重,形成一个恶性循环。

  5b3eeaefa8ec45ee8b4c184930322302.jpeg

  ▲宋度宗,贾似道改革的坚决支持者

  其实贾似道之营公田,与曹操之行屯田,明代施卫所,有相似之处。首先是要在蒙古侵逼,军费浩繁的局面下,为国家续一线之命,解决财政问题。则对于公田雇耕户加重剥削是免不了的。然而这样的做法,却减少了对底层百姓压迫最繁重的和籴,是以南宋虽然灭亡,但毕竟是全民抗战,轰轰烈烈地亡于国力远胜于自己的蒙古,而不是被内部的义军和蒙古里应外合所剿灭。

  421527ee7a6d4c63a5c411471bb55fd9.jpeg

  虞云国声称公田法【没有对大官僚、大地主起到多大的抑制作用】。然而“为政不难,不得罪於巨室”,在贾似道上台执政之初,凭借其鄂州战功和以前在经济上、军事上所取得的一些成就,朝野无不为之欢欣鼓舞,著名学者王柏献诗歌颂他“义概包宇宙,智略吞群英”“归来辅皇极,一稔舒群情”,反映了当时土大夫们对贾似道钦备态度之一斑。惯于任情褒贬人物的太学生们,也争相称其为“师相”、“元老”和“周公”。可是当贾似道着手实施一些有利于整个封建统治阶级,而不利于贵族、官僚和地主阶级眼前利益的政策时,就遭到了他们的猛烈反对,在贾似道身败名裂以后,这些政策措施就被作为他的一大罪状而载入史册。

  ef290511b5274eee9265af317ee78c54.jpeg

  ▲灭宋一统的元世祖忽必烈

  南宋最终还是灭亡于经济破产,但那是因为忽必烈对北方完成了部分汉化改革的整合,北方人口也不断恢复,造成的国力碾压,贾似道在其时代局限下,已经尽力了。

  1d59f6f17a534287a5564f530f77ded7.jpeg

  ▲贾似道在葛岭豪宅中宴客

  当然,贾似道生活奢靡、结党、排除异己(虽然奢靡程度亦遭到极大夸张,如有记载声称贾似道的豪宅范围从葛岭山上一直延展至西湖边,来显示贾似道的奢侈;但仔细一看地图,原来葛岭本来就在西湖边上),党羽亦多有并不清正之人,这是事实。然而明代大改革家张居正又何尝不是如此?而张居正死后亦遭到报复,家业被抄,妻子儿女受到迫害,甚至差点被鞭尸,与贾似道的遭遇何其相似呢?

  ①《元史廉希宪传》:希宪曰:昔攻鄂时,贾似道作木栅环城,一夕而成,陛下顾扈从诸臣曰'吾安得如似道者用之'。

  ②《元史兀良合台传》: 时世祖已渡江驻鄂州,遣也里蒙古领兵二千人来援,且加劳问。

  ③《新元史夏贵传》:景定元年,兀良合台自黄州新生洲济师北归,贵进兵潍源,获战船三百余艘。又战于黄石港,获马三百余匹。遂复寿昌。军进至黄州团峰,去白鹿矶二十余里,时毡帐布南北两岸,贵以舟师阵白鹿矶浮桥下,登北岸陆战,夺还所俘老弱三千余。或谮贵不战于南岸,贵贻书贾似道曰:“敌辎重尽在北岸,攻其所必救,以速其走耳。不出三日,江面可以肃清。”于是夜率诸军,攻断浮桥,杀殿卒七百余人,明日江南无一骑,遂以大捷闻。

  ④《宋史度宗纪》:是岁,两浙、江东西、湖南北、广东西、福建、成都、京西、潼川、夔、利路户五百六十九万六千九百八十九,口一千三百二万六千五百三十二。大理寺奏大辟三十三人。

  ⑤虞云国《细说宋朝》:公田法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财政危机,反而成为社会动荡的新源头。首先,名为回买,实为强夺,加深社会危机。当时浙西上等良田的地价是每亩四百贯,初行公田时,规定对租额每亩一石的良田给以二百贯补偿,已经只是市价的一半。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仅给四十贯,还都是无人购买的度牒、告身和形同废纸的会子。所以,实际上,公田法就是以变相的行政手段强行改变土地所有权,当时人怒斥之为“白没”(即平白无故的抄家籍没的意思)。因而公田法遭到朝野持久而殊死的反对,也就完全不足为奇。其次,官吏舞弊,回买不公,激化社会矛盾。回买公田的田产标准之所以一再降低,最后甚至跌到百亩,关键就是大官僚、大地主勾结主事官吏,隐瞒实际田产,造成回买不足。而对于无权无势的普通民户,主管官吏故意夸大计算其田亩数,强迫他们增加回买数,造成有些民户倾家荡产也无田可卖。而督卖者峻急刻薄,不择手段,甚至滥施肉刑,迫使有些走投无路的民户自杀了事。再次,官田收租,头会箕敛,引发阶级冲突。在公田回买过程中,少地或无地农民虽然牵连较少,但在后来的官田经营中,他们也深受公田法之害。主事官吏为了邀功受赏,或是多报回买的田数,或是高报公田的等级。等到官田实际经营时,这些上下其手所造成的账面缺额,就只能由租赁承佃的农民来补足。问题还不止于此,公田法推行之初,规定原租额一石的公田,作为政策优惠,现租只收八斗,但实际执行中,却不论原额多寡与土质肥瘠,甚至原来只能年收三四斗的公田,也都一律收八斗。公田法虽明令禁止多收斛面,但实际收租时,仍以大斗征收,一斗收到一斗三升视为惯例,丹阳县甚至高到一斗六升。原来纳租只须纳糙米,公田经营中却强令承佃农户改纳舂白米,每石附加折糙粮一斗八升。承佃户承受不了官田的层层盘剥,交不出高额租米,不少官田竟出现了抛荒现象。最后,加印会子,回买公田,加剧通货膨胀。回买公田的经费,绝大部分是当时加印的会子,这完全是无本的买卖。而会子本来就贬值的“粪土不入”,如今每天再加进十五万贯投入市场流通,物价飞涨,纸币贬值,是必不可免的。贾似道党羽吹嘘公田法“可平物价”,既违背经济规律,也不符客观事实。事实是景定公田实施不久,就引发了新一轮来势凶猛的会子危机,迫使贾似道在景定四年十月废除会子,改用金银关子,把财政危机转嫁到广大人民头上。对此,《会子危机》里已有细说。后来个别学者似对公田法大有好感,不仅认为有抑制兼并的积极作用,甚至以为包含了某种社会主义的倾向,因为它以赎买的形式剥夺了部分大土地所有者的土地,让无地少地的佃户耕者有其田。但正如明代李贽所说:“若真买大户逾限之田,似无不可。”而公田法一开始以品官与大土地所有者为对象,很快就放低回买标准,把剥夺的对象主要转向了中小地主阶级和部分上层农民。抑制兼并既不是公田法的初衷所在,从最后效果看,也没有对大官僚、大地主起到多大的抑制作用。

  ⑥胡祗《紫山大全集效忠堂记》:压宋都,受宋太后、少帝降表,得府三十二、州百廿三、郡三十四、县六百九十八、兵卒百万、户千一百七十四万六千,资粮货宝不可胜计。

,查看更多

达到当天最大量